当前位置:看书者 > > 房俊房玄龄 > 第一千章 火烧粮秣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章 火烧粮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元畏一马当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熊熊大火,便率领着麾下兵卒快马加鞭,燃着原路狂冲而去。

    敌军姗姗来迟,正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意欲将这一股偷袭的唐军尽数斩杀。

    元畏却丝毫不惧。

    此行之目的便是烧毁阿拉伯军队为数不多的粮秣辎重,只要这个目的达成,纵然这数百人全军覆没又能如何?眼见着大火将阿拉伯人的粮秣营地吞噬起来,火舌冲天而起,浓烟滚滚,他心里彻底踏实。

    这等火油弹之威力他自然了解,寻常的河水根本难以扑灭,只能用沙子将火焰完全掩埋才行。然而粮秣等物资皆是易燃之物,等到敌军将火势掩埋,该烧的东西早已经烧成了灰烬。

    呵呵,胡人就是胡人,咱们老祖宗打仗的时候,这些家伙还茹毛饮血呢,焉知有“火烧乌巢”这样的战例在先?

    当年曹孟德一把火烧掉了袁绍的帝王之梦,今日他的一把火纵然不能烧得阿拉伯人狼狈撤军,却也是釜底抽薪。薛司马定下的战略是“坚壁清野”,每一处城池无论撤离亦或是沦陷,都会将粮秣辎重搬走,即便是来不及搬走的,亦要一把火烧个赶紧,一粒米、一棵草都不会给阿拉伯人留下。

    阿拉伯人想要补给,那就只能去扫荡那些个西域部落……

    大唐为了统治西域,对西域诸国、诸部落不得不采取怀柔政策,明知这些家伙首鼠两端、阳奉阴违,却也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了。毕竟这里是西域,若是大开杀戒,导致整个西域的部族群起反抗,便会威胁大唐在此的统治。

    可若是阿拉伯人为了粮秣不得不扫荡那些部族,那可就有热闹看了。

    大唐乃仁义之邦,自然不会做出那些有损声誉、烧杀掳掠的事情;可阿拉伯人不同,为了歼灭安西军,吞并整个西域,他们就只能对那些部族下手。

    西域各个部族面临阿拉伯人的屠刀,无论顺从亦或是反抗,都要面临极其严重的后果:要么数代之积累被洗劫一空,要么干脆举族皆要阵亡于拉伯人的屠刀之下。

    待到此战过后,整个西域将再无与安西军抗衡之人势力。

    都说薛司马用兵如神、勇冠三军,可是这玩起阴谋诡计来,那也是一把好手……

    ……

    身后的大火冲天而起,元畏振奋精神,大叫道:“弟兄们,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若是能够杀出生天,那就是加官进爵、封妻荫子!随吾杀啊!”

    口中疯狂呼喊,跃马扬刀,直直从冲入面前前来堵截的敌军阵中。

    锋锐的横刀轻易的划破敌人身上单薄的衣物,借着战马冲锋的速度,一下子便将一个敌军的头颅割下,鲜血冲天而起。

    数百唐军紧随其后,洪峰一般冲入敌阵之中,雪亮的横刀上下飞舞,将敌军斩杀得鬼哭狼嚎。

    待到敌人越聚越多,便取下震天雷点燃丢入敌阵之中,轰然巨响之下,成片的敌军被震天雷炸得四分五裂,残肢断臂一地狼藉。杀伤最大的却是震天雷的弹片,飞射的弹片在狂暴的力量驱使之下四下飞溅,轻而易举的洞穿敌军的四肢,钻入他们的躯干。

    唐军趁势杀头重围,向着北方亡命狂奔。

    只不过敌军数量太多,杀败一股,又有另外一股得到命令之后从侧前方袭来,围追堵截。

    唐军一次又一次杀出重围,却紧接着又陷入另外一股重围之中。即便能够依仗震天雷的威力突围而出,却也难免被扒下一层皮,跟随在元畏身后的兵卒不断的掉队、阵亡。

    战斗惨烈至极。

    *****

    阿拉伯军队辎重营的大火,就是唐军反击的号角。

    碎叶水畔的薛仁贵见到火起,悍然掘断水坝,失去束缚的河水疯狂咆哮着朝着下游的碎叶城冲去,一路浊浪翻滚、惊天动地,尽显天地之威。

    而坐镇中枢的叶齐德还在憧憬着大军速速攻破碎叶城,却冷不丁的见到后院火起,登时大惊失色。

    “那里是何处军营?”

    叶齐德面色大变,虽然估摸着必然是辎重营的方向,心底却存有一丝侥幸。

    麾下众将默然不语,用不着他们答话,已经由斥候策骑疾驰而来。

    “报!启禀大帅,唐军偷袭吾军后勤辎重,放火焚烧!”

    方圆数丈之内,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大军征伐西域,原本携带的辎重粮秣就不多,全指望着“以战养战”,击溃唐军之后掠夺其粮秣。眼下碎叶城整整烧了一个白天,浓烟滚滚,想必即便攻陷城池也不可能得到一粒粮食、一捆草料。

    此等情形之下,自己的粮食反倒被唐军一把火给烧了……这仗还怎么打?

    叶齐德大吼道:“速速救火!”

    那斥候低着头,赶紧说道:“启禀大帅,唐军纵火之物乃是一种黑油,溅落之处皆燃起大火,水泼不灭,咱们的粮食……已经烧光了。”

    叶齐德瞪大一双牛眼,满是不可思议。

    从火起,这才多长时间?那么多的粮秣就已经烧光了?

    他捂着额头,有些眩晕。

    这仗打得,胜负尚未知晓呢,先挨了一击窝心脚,疼得他喘不上来气,是他恼羞成怒。碎叶城不过区区数千安西军驻守,这么一点兵力,他们怎么就敢分兵出来偷袭自己的辎重?

    简直胆大妄为,丝毫没将他这个哈里发的继承者放在眼里!

    他拔出腰间弯刀,面容扭曲的大吼道:“打!狠狠打!不惜一切代价攻陷碎叶城,吾要将城内的安西军尽皆屠杀殆尽,不留一个俘虏!”

    “喏!”

    麾下将领赶紧策马赶往前线,下达叶齐德的命令。

    一旁的将领们互视一眼,摇了摇头,却也不劝。眼下势必要攻克碎叶城,城内没有粮秣不要紧,可以先行将城内唐军肃清,然后大军散出去扫荡附近的各个部落,甭管粮食还是牲畜、草料,都先抢过来供给大军才行。

    不然一旦拖延时间长了,军中缺粮,会导致士气迅速跌落,那可就大事不妙。

    叶齐德将弯刀入鞘,涨红着一张脸,拽着马缰翻身跃上马背,大吼道:“诸位随我一同前去督战,一鼓作气攻陷碎叶城,以消吾心头之恨!”

    “喏!”

    众将赶紧翻身上马。

    正欲前行,固然一声惊天动地的闷响传来,连脚下的大地都晃了晃,众人齐齐色变,这又是哪里出了问题?

    叶齐德心中升起不妙的感觉,赶紧一夹马腹,率众向着碎叶城下冲过去,他要亲临一线指挥作战。唐军狡诈,若是不能迅即攻陷碎叶城,难免夜长梦多。

    一伙人正向前行,便见到迎面策骑而来两个斥候,见到叶齐德赶紧飞身下马,跪地道:“启禀大帅!唐军掘开碎叶水,使得河水暴涨,已经淹没了西城外!”

    “什么?!”

    叶齐德原本涨红的一张脸,刹那间变得雪白,没有一丝血色。

    他使劲儿咽了一口唾沫,颤声问道:“霍拉桑呢?‘阿拉之剑’如何?”

    统御将近二十万大军征伐西域,他有着足够的战略空间,完全可以接受一些小规模的失败。即便不能短时间内攻陷碎叶城,也只是对大军的士气造成影响,可以从周边西域部族那里劫掠一番补充粮秣,而后整军再战。

    二十万对上数万,优势根本不是一个量级,胜利是迟早的事情。

    然而无论此战之胜负如何,作为父亲穆阿维叶权力维护者的“阿拉之剑”都不能有任何闪失。

    若是这样一支精锐中的精锐,简直有如阿拉伯图腾一般的强军全军覆灭,那对于整个阿拉伯世界的打击都将是无可弥补的。

    更对对父亲的哈里发之位产生巨大的冲击……

    那可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阿拉之剑”啊!是真主赐予的神器,是先知征服世界的羽翼,是父亲赖以登基的利剑,更是整个阿拉伯世界的象征,代表着权力与勇敢!

    若是折损在自己手里……

    叶齐德激灵灵打个寒颤,双目死死的盯着跪在面前的斥候,等着他的回答,心里却在默默的祈祷。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