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者 > 历史军事 > 权色声香 > 正文 第1676章 太子的变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正文 第1676章 太子的变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金殿之中,依旧金碧辉煌,且今日的金光闪耀似比以来看时显得更加通透。

    整个大殿都被清理过一遍,给人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殿中前后八根顶梁龙柱以往上下都是两个颜色,因为龙柱太高,上头的灰尘不便清理,所以疏于打理。

    但今日不同,龙柱上下颜色一致,看着是一尘不染,虽然好看,但显得多了几分陌生。

    估计夏商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进了金銮殿还有心思东看西樵的人,在他身上硬是瞧不出半点儿紧张严肃的表情。

    先前殿外等候的年轻官员神色紧张,此刻殿内的大臣一个个都面容肃穆,和以往的经历不似相同。

    这大殿内的气氛有些怪异,外加进殿之时是李子衿的出现。

    且不说李子衿为何在金殿之中就着急喊话,这可有些失态,单说今日早朝为何会有李子衿的身影就十分令人奇怪。

    夏商装作若无其事,进殿之后走马观花,磨磨蹭蹭,实际上是在暗中观察今日殿前情形和往日有什么不同。

    除了在场的大人们表情都有些严肃之外,夏商注意到正前方的台阶上,幕帘背后没有“皇帝”的影子,皇后娘娘一如往日端坐着,倒是没有什么不同。

    但在皇后之下几步,那里本该没有人的位置,今日却多了一个人,那人正是太子李向阳。

    往日的李向阳都是站在台阶下,只是站在满朝文武前列,从未有过走上台阶,站在高人一等的地方。

    别看只是一个位置的变化,这体现了现在李向阳的一种心情,这是一种无声的宣誓。

    曾经站在李向阳这个位置上的人叫李辛。

    当初李辛站在李向阳的位置没有人感觉到什么不妥,因为满朝文武都习惯了李辛的蛮横和无礼,当年他还是太子的时候,在金銮殿上从来就没有过规矩,不管他站在什么位置都不觉得稀奇,只要他不直接坐到龙椅上,就不会有人说什么。

    但今日的李向阳不同,二皇子在天下人心中的印象多多少少跟低调隐忍的之类的形容词有关,性格之中没有太多的张扬,就算是熟悉他的人,也多会评价一句阴沉。

    李向阳被封为太子已有些时日,上朝之日已久,却也是规规矩矩,少有张扬之时,今日这般必然事出有因。

    只是不知道今日之变是因与倭国公主接亲,觉得太子的势力之中又多了强援,所以有了底气,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夏商感觉在场的大人们神色严肃,多多少少有着这么一种猜测,但夏商清楚,导致李向阳有了今日转变的还有更大的一种可能。

    会不会是他已经知道了真假公主的事情?

    而且这正好是在大婚之后的第一天,按照旧历,李向阳是不该来朝堂的,此刻应该带着自己的倭国公主在后宫拜见各位娘娘。

    虽然现在的后宫之中没有几个女人,但样子还是要做一做的,至少不能传递出皇室子孙单薄的讯息,身为皇室的人,总要满足一下皇室的体面。

    现在李向阳没有按照旧历,而是出现在了金銮殿上,居高临下,气势汹汹地看着所有人,必然不会有什么好心情。

    夏商也清楚,自己偷偷调换了公主这件事是迟早要暴露的,当李向阳知道真相之后,也必然会感到愤怒,甚至对夏商的态度会转变成仇恨。

    这是个没有办法的事情,夏商有着无数个理由来解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是什么,他自己很清楚,却始终不想承认。

    这件事情上,夏商的确是做得不妥,他不知道现在的李向阳到底了解到了多少,会不会知道吉子就在他家的隔壁?

    当夏商注意到李向阳的目光投射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夏商终于收起了嬉皮笑脸的表情,一点点地正色起来。

    夏商很想问一问前面的李子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但眼前无数双眼睛盯着,夏商的疑问只能暂时放在心里,而且也应是没法问的,估计很快就会得到答案。

    “户部国府库主事参见……”话卡在了一半,夏商看到上面的龙椅上空荡荡地没有人,一时间也不知道是参见谁,愣了一下选择了不说,索性就直接一跪。

    下跪这个动作夏商已经习惯了,在这个世界的大环境之中,谁都很难保持现代社会的高傲和体面。

    而且,现在跪一个空荡荡的椅子,在这么多目光的注视之中,演一场不那么激烈的戏,夏商还是很愿意的。

    幕帘后,琴筝有了些动作,正准备说点儿什么,却听前面的李向阳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传出了两声轻咳。

    “咳咳……”殿上没有任何声音,所有人都以为是太子有话要说。

    当目光都在太子身上的时候,只见李向阳站在台阶上,横着往中间挪了几步,挡在了夏商和那张龙椅的中间。

    到了这个位置上,李向阳终于要说话了。

    可谁也没有想到,正当李向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下方跪着的夏商没有经过任何人的提议,竟是自己主动地站了起来。

    这个动作实在是有些无礼,也实在是有些大胆,在金銮殿上,没有皇帝的口谕,跪着的人竟然敢自己站起来。

    就算现在皇上没有在,至少也要等到皇后娘娘……金銮殿上有了一些细微的骚动,大臣们都半低着头,却又在相互交流眼神,都有些担心,不知道这个举动会不会惹恼了今日本就心情不畅的太子。

    夏商是没有看到之前,今日的太子在朝堂上一反常态,对今日的上奏的每一件事情都抢在皇后之前发表看法,且态度强硬。

    一生的怨气再明显不过了。

    所以在场的每一位大臣都十分小心,在殿前都十分规矩,不想触及太子殿下的霉头。

    但真正引得太子殿下不顾身份走上台阶的原因,还是在听了诚王殿下的谏言之后。

    看到夏商的动作,李向阳沉寂的脸上更多了一丝阴霾,但他终究是没有去计较,而是深吸了一口气,低声说:“夏大人今日应该清楚急招你入宫是出于什么原因吧?”

    l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